第019章 碰瓷

柳十一匆匆跑上前来,一见这番场面便赶紧跑上前,满脸陪笑、点头哈腰地道:“这位差爷,这位差爷,莫要动手,有话好说。畜牲它又不生眼睛……”

那公人梗着脖子骂道:“老爷看你这头牲口的的确确是不长眼睛,不抽你几鞭子,你不晓得马王爷三只眼~~~,给我打,打得这头牲口给老爷我学驴叫唤!”

那公人一声令下,几个刚刚掀了一辆车的囚犯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冲上来,一个赛一个的凶狠,打得柳十一满地打滚,号啕连天。

陈锋、杨夜几个人见这些公差像贼囚,贼囚如公差,一个比一个的凶悍,都吓得站在那儿不敢靠近,丁玉落匆匆赶至,一见他们已掀翻了三辆马车,粮食洒了一街,还在那里连打带砸,腾地一下就火了,她柳眉倒竖,娇斥一声道:“给我住手!”

“哟嗬,我说这动静听着像个雌儿,果然是个大姑娘。”

那公差见这小伙是个女扮男装的俊俏大姑娘,一双眼睛顿时色眯眯地弯了起来:“小娘子,本老爷押运犯人前往浅口大狱,这可是要紧的公事。你们的骡子惊了不要紧,你瞧瞧,不但伤了我的人,还撞坏了这么多咸菜坛子,囚犯要是没有吃的,万一生起乱子来,你说怎么办才好呀?”

丁玉落强忍怒气道:“这位官爷,我们的车冲撞了您的车子,小女子在这里向您赔个不是。人伤了,小女子拿医药费,咸菜坛子坏了,小女子亦予以补偿,不知官爷以为小女子如此处置可还妥当?”

“哈哈哈,小娘子,你说的真轻巧,这么容易就把爷们打发了?”那公人一脸的痞气,简直就差在脑门上大书四个大字:“我是流氓”了。

丁玉落硬梆梆地道:“那依着官爷,该当如何?”

那公人还没说话,一旁有个犯人已高声道:“这还用问么,只要你这花不溜丢的小娘子陪我们公爷困一觉,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哈哈哈……”四下的差人、犯人们尽皆大笑,丁玉落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羞辱,听过这样粗俗的话语,一张脸红得几乎喷血,她气往上冲,厉声喝道:“你们到底是官还是匪,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还要讹诈勒索不成?”

那差人嘻皮笑脸地道:“小娘子,你还真说着了,你家老爷我还就是披着官衣的匪了,怎么着哇?是你招惹老爷我,不是老爷我招惹你,你撞得老爷人仰马翻,丢下两锭银子拍拍屁股就想走路?天下间哪有这样的道理。”

这些西北地区看押流放囚犯的公差平时没什么油水可捞,差务冗杂繁重,饷银又微薄,仅靠饷银很难养家餬口,渐渐便沾染上了地方衙门的油滑风气,不少人在当差之余,都想尽办法捞钱获利。平时看到一些路过的小行商,都要想办法以“碰瓷”为手段进行讹诈。

每年秋审之后,这些差人们就和被判处重刑的犯人相勾结,承诺日后在狱中给予他们优厚的待遇,然后趁着转狱之机,在押运途中故意寻隙,诈取他人钱财,若是对方胆敢反抗违逆,差人就指使一众亡命之徒抢劫行凶,西北地区地旷人稀,那些商旅又非本地人,哪里耗得起功夫打官司,真要追究起来,差人就把责任全部推到犯人的身上,这扯皮官司打起来就没完没了。

而且一般情况下,遭劫的人若是没有显赫的背景,地方官员也不愿为此进行深究,因此“碰瓷”之风愈演愈烈,屡次得手之后,押解的差人也愈发的放肆胡为,无所顾忌。今儿见丁家车队十分庞大,这些差人才没起意勒索,可是如今既然丁家先冲撞了他们,这些痞子哪有不狠敲一笔的道理。

丁大小姐亭亭玉立,眉眼如画,一颦一笑时都别具韵味,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