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主动请缨

第04章 主动请缨

赵匡胤忍住了因契丹内乱、幽云十六州对他产生的强大诱惑,决定仍按既定国策先南后北,同时抓住这个机会,立即发兵。宋征讨唐国、一统中原的最后一战,比历史上本来的时间提前一年开始了。

然而,派谁去承担这个重任呢?

曹彬是必不可少的,他如今不但是枢密承旨,而且在宋国大将之中,沉稳老练、有勇有谋,最具帅才。另一个最恰当的人选是潘美,潘美是大宋战将之中最锋利的一把尖刀,曹彬善守、潘美甚攻,两人一向配合默契,他们联手必然所向披靡。

但是潘美此刻在闽南还没有回来,原蜀国境内正有一支人马造反,如今反贼已逾万人、并且大有滚雪团一般越来越形壮大的声势,这种时候刚刚归附的闽南绝对再乱不得,否则两地烽烟并起,遥相呼应,还谈什么讨伐唐国,潘美如今只能坐镇闽南。

一统中原之最后一战,这是立开结疆拓土之功的难得机会,更是名载史册的重大机会,谁不眼热?党进、呼延赞两员虎将都抢着站了出来,赵匡胤却不禁摇头,他们是禁军将领,负责京畿和皇城的安危,除非御驾亲征,否则怎可轻易把他们派遣出去,何况这两员虎将勇则勇矣,但是他们惯于陆战,马战步战皆是一方之雄,可是水战……这两位马军步军的统领大根本就不挨边儿。

这时候,又一位官员按捺不住出班请战了,令人惊奇的是,他竟来自文臣队列,位居其首,一袭黑纹烫金的蟒龙袍,两支尺半的如玉帽翅,身材魁伟,步履从容,正是当今晋王兼开封府尹赵光义。

“陛下,臣弟请领大军,为陛下开疆拓土,踏平唐国。”

赵匡胤一怔,有些啼笑皆非地道:“皇弟,你……你怎也出来胡闹,你以开封府尹身份领兵南下,不是让天下笑我朝中无人了么?”

赵光义躬身说道:“为陛下开疆拓土,是臣弟夙愿,此战之后,中原已无战事,臣弟愿辞开封府尹一职,统兵南下,为陛下再立武功。”

赵匡胤眉头微蹙道:“皇弟,中原诸国之中,以唐国实力最盛,李煜虽然昏庸,然唐国不乏骁勇武将,这一番南征十数万大军举戈南下,所耗米粮无数,事若不成,后果何其严重,皇弟身为开封府尹,***持政务固然得心应手,但……”

赵光义举笏长揖道:“陛下,臣弟昔日亦曾追随陛下,臣弟自幼追随陛下,蹑足行伍。眼见陛下驰骋沙场,北战南征,臣弟便有戎马之梦。惜自陛下莅登至尊,臣弟便解甲而踞开封,如今已逾十载矣。渠州李仙扯旗造反时,臣弟便想请辞开封府尹,为陛下赴蜀剿匪,惜被翰林学士、蓬州知州朱昂大人捷足先登,如今朱大人统御广安军连战连捷,臣弟岂甘人后,臣弟本武将出身,多年来却不曾为陛下立寸土战功,深以为憾,今征江南,臣弟切切恳请,望陛下恩准。”

赵光义说的恳切,赵匡胤不禁语塞。朱昂是个彻头彻尾的文人,以翰林学士、蓬州知府的身份可以兼御广安军赴四川平叛,而二弟本就是武将出身,怎好以他是知府身份婉拒?

正犹豫间,枢密承旨司马邵奎出班附议道:“臣以为,正因唐国非蜀汉可比,更需一威望德隆之人,方可统御诸军,如此,才可保障各路大军指挥划一。前番魏王殿下曾代天巡狩江淮,借陛下龙威,解危于倒悬,一举解决了开封粮难。如今魏王乃陛下手足,代陛下征讨唐国,也必可鼓舞三军士气。况且魏王追随陛下久矣,长于军中,精通武略,此番若为伐唐之主帅,料想三军无不敬服。”

赵匡胤目光闪动,沉吟不语,党进见状,急忙上前为皇帝解围道:“陛下,臣虽不习水战,但此番南下,亦非只有水军可战,陛下就派党进去吧,党进虽是一只旱鸭子,长江、秦淮,在俺老党眼中,也只当它是一条泥塘,趟它几个来回绝不成问题。”

赵光义看了党进一眼,微笑道:“党将军之骁勇善战,举朝谁人不知,只是伐唐之战,宜速不宜缓,不知党将军若统兵伐唐,多久可以拿下金陵,把李煜带到陛下面前请罪呢?”

党进不由一怔,这种事谁敢保证,那时节若是碰上一座坚城,再碰上一个善守的将领,只要城中粮草充足,打上一年两年也是常有的事,此番南征,身为大将竭尽所能就是了,要他拍胸脯保证多长时间可以拿下唐国,他如何做保?

党进思忖片刻,犹豫道:“末将……末将恪尽职守、奋勇杀敌也就是了,拿下金陵城么……这个……兵家之事变幻莫测,现在说些甚么哪有做得准的,若是末将去打唐国,俺想……俺想,若是战事顺利,明年这个时候,当能攻取金陵。”

赵光义微微一笑,转首看向赵匡胤,泰然高声道:“陛下若允臣弟统兵南下,臣弟保证在三个月内之内踏平唐国,使之版图尽归于宋。”

“三个月……,晋王,君前为戏言呐。”

“臣弟愿立下军令状!”

“晋王真不愧为陛下胞弟,龙兄虎弟,气魄不凡,晋王殿下允文允武、性情豪迈,依稀有陛下之风范,这是朝廷之幸,大宋之幸啊,魏王既有此心,陛下何妨成全呢。臣赞成魏王统兵。”

左谏议大夫杜绥欣欣然地站了出来,举笏致礼,表示附议。群臣议论纷纷,顷刻之后,中书舍人程秉章、右仆射杨恂、判兵部事徐元茂、侍御史知杂事李玄哲、铁骑左右厢都指挥使李怀忠等多位文武大臣纷纷出班响应。

赵匡胤脸色微微一变,他的目光从这些们文武大臣身上一一掠过,每看过一个人,目光便深邃了一分,只是他坐在高高的御座上,没有人敢直视皇帝的容颜,没有谁能看得到他意味深长的目光。

赵匡胤轻轻吸了口气,转首看向文班之首,那里还站着卢多逊、薛居正、吕馀庆三位宰相,赵匡胤微笑着问道:“晋王主动请缨,愿伐唐国,不知三位宰相意下如何?”

三人互视一眼,犹犹豫豫走上前道:“臣等……没有异议。”

赵匡胤面无表情,又复转向刚刚回京,且官升一级,成为大宋朝财神爷的宋公明,问道:“罗卿之意呢?”

罗公明眼皮一抹,拱手说道:“臣以为,不管哪位大将统兵南征,有陛下运筹帷幄之中,何虑不能决胜于千里之外呢?”

赵匡胤沉默有顷,豁然大笑道:“好,好,晋王既是众望所归,那这江南行营马步军战棹都部署的官职,朕就授予你了,由你统御三军,讨伐唐国。至于请辞开封府尹么,一时也无合适人选,晋王治理开封得心应手,朕还离不得手,这样吧,晋王离京期间,由赵光美权知开封府尹事,府衙佐贰辅佐,待晋王功成归来,再做计较。不过……晋王可不要忘了自己立下的军令状啊!”

“臣弟遵旨。”赵光义欣然撩袍跪倒,行了一个隆重的大礼。

朝会一散,众文武退朝,赵光义回到开封府,在清心楼中刚刚坐定,宋琪、程羽、贾琰、程德玄等人就匆匆跑了来,一见赵光义便惊慌道:“千岁,你竟请辞去了开封府尹之职?”

程德玄呷了口茶,淡淡一笑:“慌张甚么,本王经营开封府十余载,换了谁来能马上控制这里?”

宋琪急道:“可是……一时不能不代表一世不能,千岁虽藉良机,似有只图战功之意,陛下未必不会心生警惕,陛下春秋正盛,若是有意更换府尹,新任开封尹便做个十载八载也未尝不能,陛下令千岁权领大军,这江南行营都部署的官职可是临时的,战事一消兵权自然解去,各部兵马仍归各处,到时候岂不两头落空……”

赵光义微微一笑,泰然说道:“我知陛下深矣,陛下兵锋南向,一俟得了江南,就要磨刀霍霍意图染指幽燕,天下一日未定,陛下就不会轻弃本王的。”

站在赵光义身后的慕容求醉也微微一笑道:“诸位同僚何需惊慌,这开封尹虽然位高权重,然而也未尝不是一个***,千岁苦心经营十年,视线还不是只在这开封府内?开封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藉由这个身份在开封扎下牢牢的根基,结交满朝大臣。

十年功夫,能结交的已经结交下来了,结交不得的再坐下去也是枉然。如今官家开始重用卢多逊,用不了多久,又是一个赵普,不肯归附千岁的,还是要汇聚到他的门下跟千岁打擂台,既然如此,何不趁着朝中如今还是千岁一家独大,尽早掌握一个新的权位,以使羽翼更形丰满?若无战功,那些目高于顶的百战之将谁肯臣服呢?”

程羽怒道:“这么说,是慕容先生为千岁献计了?就算如此,你怎可蛊惑千岁立下军令状,须知一胜一负,兵家常事,谁能保证千岁此去必能旗开得胜,三个月内,平定江南?”

赵光义接口道:“仲远不可冤枉了慕容先生,立下军令状,只是本王迫于形势,临时起意,与慕容先生无关。”

程羽气极败坏地道:“千岁……”

赵光义微微抬手制止了他,淡淡一笑道:“就算立下了军令状,大哥他……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赵光义之看赵匡胤,实比赵匡胤看他要透澈了几分,这位大哥一代人主,雄才大略,指点天下,举重若轻,但是脱下龙袍,也不过是个待兄弟手足仁厚慈爱甚至有些宠溺的长兄罢了,自己所表现出来的,不过是心热立一份战功罢了,他纵然有些警惕,对自家兄弟也绝干不出太过份的事来。

他吁了口气,慢慢站起身来,握紧双拳,眼中露出兴奋、嗜血的光芒,沉声说道:“不过……就算没有立下军令状,本王也一定要立下这份大功、立下这份头功!此行,只可胜,不可败,不惜一切!”

赵匡胤离开垂拱殿,王继恩不乘步辇,举步走向大内,行至宣佑门时,忽地看着王继恩上上下下打量起来,王继恩被他看得有些发毛,吃吃问道:“官家……有什么吩咐?”

赵匡胤若有所思地道:“你的义父曾任监军多年,颇有战功,你原来……一直在他身边吧?”

“是。”

“唔……你随你义父这些年,亦粗通武略,这些年来,你侍候朕尽心尽力,朕欲封你个武德使,随晋王一同南下,立一份功勋回来,挣一份功名光耀王氏门庭,你意如何?”

王继恩略微一呆,随即便道:“奴婢虽在军中见识过调兵遣将的本事,却哪比得上那些领兵打仗的将军,不过听命行事,冲锋陷阵,做一马前卒,奴婢还是使得的。既在晋王驾前听用,奴婢只管听、只管行,想来是不会给官家丢脸的。”

“唔……”赵匡胤满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