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英雄,应运而生

第006章 英雄,应运而生

达措活佛的囊欠分为上院、中院,下院,规模宏大,富丽豪华,仅是一座上院,就有三进院落,殿宇无数。杨浩一进上院,便被一位早已等候在那里的上师引着,自两道宫墙之间绕向后院,而众位官员则在山门外相候。

雍德宫正殿的后院中间是通向中院的通道,左右各是两幢跨院,跨院中各有一幢二层木楼,左侧跨院是达措活佛的夏宫,右侧跨院则是达措活佛的冬宫,冬夏天气分别居住于不同的地方。

那位上师引着杨浩登上左侧楼梯,进入二楼正厅,只见室内摆放着檀木雕刻的屏风,屏风上绘着种种佛教故事的画像,还置有檀木、花梨木的几案、坐椅。一位身着暗红色僧衣的老人正端正地坐在几案后面,看他模样,年逾六旬,身材魁梧,满面红光,见到杨浩进来,他微微一笑,向一旁摆手道:“太尉请坐。”

杨浩向他合什施礼,然后在客位就坐,那位上师向达措活佛行了一礼,弯着腰倒退出屋,一个奴隶蹑手蹑脚 地走进来,为活佛和杨浩奉上两杯奶茶,又轻轻地退了下去。

达措活佛开门见山地道:“本座自入主开宝寺,就已久闻太尉之名了,是以今日初见,却有一见如故的感觉。一直以来,西北地方战事弥乱,不得安生,吐蕃与回纥,吐蕃回纥与党项,党项与党项,再有麟州与府州,彼此征战,纷乱不休,以致百姓流离失所,就是我们出家人也不得安宁。

本座享百姓香火,怎忍坐视西北百姓陷落无边苦厄之中。太尉慈悲心肠,欲以大威德一统西域,平息战乱,本座想知道,如果太尉有朝一日成为西北诸族共主,太尉有何打算?”

杨浩心中一跳,急忙打起精神,说道:“如果西北诸部得以统一,消弥战乱,百姓自然可以安居乐业,这是无上功德。活佛以莫大功德,再有本官竭力扶持,必将成为西域诸活佛之首,一统密教,更利于佛法的传播。那时活佛慈悲心肠,天下信众都要雨露惠沾了。”

达措活佛目光微微一闪,不动声色。

那时密教盛行于天下,江南李煜崇信的就是密教,他每日下朝都与小周后换上僧衣,以胡礼拜佛;吴越国王也建瑜伽道场,延请密教大师入驻;宋国境内也不乏密教高僧,宋国还依照唐朝时的旧例,赐予有德望的密教高僧与九卿等同的待遇;至于契丹和西北地区,密教的传播更不用说了。不过密教的信徒虽众,力量虽然庞大,却是一团散沙,那时的密教领袖都是活佛,这些活佛之间并无从属,戒规戒律、所宏扬的密教佛法也有差异,如果能成为活佛中的活佛,统一密教,那对一个僧人来说,自然是莫大的功德和荣耀,但是这个诱饵显然还不能让达措活佛动心。

杨浩又道:“如果本官能一统西域,必将支持活佛弘扬佛法,本官会建译经院,翻译密经;建书社,出版经书;设立密教道场,广行法事。礼尊密僧,为其传道大开方便之门。今因战乱,商道阻塞,天竺、大食久不往来,如果能西北得以一统,本官将重开商道,那时,我中土密教,未尝不可循此道路,传播西方,开花结果,遍植天不,不知活佛以为如何?”

达措活佛终于动容,他闭了闭眼睛,攸又张开,微笑道:“太尉发此大宏愿,实是我教至尊护法,摩诃迦罗,玛哈嘎拉……”

密教的至高护法神是大黑天,也就是摩诃迦罗,玛哈嘎拉,密教认为他是观世音菩萨心里六字真言中的“吽”字化生出来的慈悲心之忿怒相,青光缠体,极尽威怖,所以称为大黑天。他是密教护法诸神中的至尊,形象虽威猛凶恶,但是性爱三宝,护持五众,据说奉祀此神可增威德,举事能胜,同时他又是施福神,能“授与世间富贵,乃至官位爵禄。”

达措活佛将他喻为大黑天,第一点自然是欣悦于他对自己所做的承诺,奉他为护法;而第二点奉祀此神可增威德,举事能胜;第三点此神可授人世间富贵,乃至官位爵禄,却是意味绵长了。

可惜杨浩只听懂了三分之一,他只听得懂至尊护法这句话,知道自己已得到了达措活佛的认可,以此条件缔结了两人之间的政教同盟,于是双手合什,正容说道:“有我一世,有你一世,杨浩原与活佛共尊共荣,开创大业。”

达措活佛微微一笑,端起奶茶道:“太尉,请……”

活佛乃一寺之主,衣食住行、起居迎送,都有极其严谨、规范的礼仪。活佛升座,那是极隆重的大事,当长号钟鼓齐鸣时,大殿前聚集的信众们立即肃静下来,他们都是各地赶来朝拜礼佛的,能得此时此刻进入此处,都是地方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在这里,他们都只是一名虔诚的信徒,鼓乐一响,他们便诚惶诚恐地跪了下去。

杨浩重又出现在雍德宫门口,由上师导引,亦步亦趋地进入上院,踏进雍德宫正殿。正殿中设一宝座,座高三尺,四尺见方,全部黄铜所铸,四周有九条金龙,座上嵌有银质花卉、龙、狮等。座上陈列法衣、法器。宝座左右有巨柱,上悬四条金龙。座下有八具铜狮,活灵活现。

高高的殿顶上悬挂着各种式样的大小彩灯,精巧玲珑。四周悬挂彩色绣像多幅。供有鎏金铜佛二百余尊。其风格与中原大乘佛教有些不同。

达措活佛戴僧帽、披僧衣,端坐在宝座之上,微微张眼,看向杨浩。杨浩不等人指引,便举步走上前去,右手自额上外指,肃然诵念六字大明咒:“嗡嘛呢呗咪哞、嗡嘛呢呗咪哞……”

达措活佛端坐在宝座上,身形挺拔,不动如山,杨浩走到达措活佛面前,合掌,弯腰,竟尔托袖跪拜,在那蒲团上向活佛佛三度顶礼膜拜。

站在殿门口的穆羽见了这样情形,两道剑眉腾地一下竖了起来,伸手便去拔刀,一旁叶大少看见,赶紧按住他手,低声喝道:“你做什么?”

穆羽一直跟在杨浩身边,尤其昨日杨浩义释他的姐姐姐夫,不但没有加罪,而且连兵权都不剥夺,穆羽感激莫名,视他如主如父,眼见那西域和尚受了自家大人的大礼,居然如此傲慢,气得他小脸通红,他怒不可遏地道:“这秃驴好生无礼,我家大人是横山节度,当朝太尉,就算见了皇帝都不用行这样大礼的,大人要拜他便也拜了,他好大的架子,居然大剌剌地受我家大人三拜,我去剁了他的狗头,看他还敢不敢这般威风。”

一身洁净装束的壁宿肃立一旁,静静说道:“大人拜的不是他。”

穆羽怒道:“那是甚么?”

林朋羽悠然道:“大人拜的是佛,是至高无上的权柄,是西北羌、汉、吐蕃、回纥数十万百姓的民心……”

穆羽茫然不解,不过却已明白自家大人必有用意,这番举动并不吃亏的,于是忍着一腔怒气又把刀悄悄送回了鞘中。

杨浩膜拜已毕,起身,立即有人呈上哈达,杨浩双手接过,捧过头顶,向达措活佛深深弯下腰去。

达措活佛枯瘦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他伸出手,接过杨浩敬献的哈达,便站了起来,自宝座左侧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