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 有客自远方来

第031章 有客自远方来

杨浩和李一德回到帅府,扳鞍下马进了府门,只见庭院中停了十余辆车子,本来很宽敞的庭院,因为停了这么多的车辆就显得拥挤多了。随行的护卫们驻扎在府外,但是那些马车周围还有许多高大肥胖的黑奴,看样子应该都是阉奴,颌下不见胡须,俱都穿着异族服装,态度温驯得像一头头骆驼。

“这些黑奴,大概就是那高鼻凹目一身白衣的异族客人的仆从了,崔大郎中原世家之后,府中出几个黑奴、昆仑奴都不稀奇,却绝不可能所有的仆从都用了异族人。”

杨浩提着马鞭与李一德大步赶向庭中,一边向旁边那些车马打量,偶见一车轿帘掀起,里边隐约坐着几个女子,雪白的衣裳,绯红的缦领,蛮腰香脐赫然在目,偏偏脸蛋儿却用丝巾遮了起来,只露出一双妩媚大眼,也正向外瞟着,杨浩一怔,赶紧转过头去,人家的女眷,是不宜多看的。

迈步进了正厅,崔大郎正负着双手四处张望,一见他来,赶紧上前一步,抱拳施礼道:“大郎见过杨太尉,冒昧登门,还望太尉莫怪。”

崔大郎私下是杨浩的合作伙伴,论实际掌握的势力,更不在杨浩之下,不过公开场合他还得恭恭敬敬,不能露出丝毫的不恭神色。

杨浩初得银州,正开阜纳民、招兵买马,急需大量钱财和生产工具,少不得还要向这位神通广大的崔大郎进行借贷,一见他赶到甚是欢喜,连忙上前扶起,含笑道:“大郎不必客气,你我相识于微末,素来是知交好友,哪来这么多规矩。这位是?”

他一面说,目光已向旁边含笑站起的商人看去, 那人头缠白巾,正中翠绿一块美玉,身穿一袭白色长袍,宽襟大袖,满脸络腮胡子,正笑眯眯地看着杨浩。

杨浩一问,崔大郎忙道:“啊,这位是我的大食国好友,东来做些生意,听闻太尉大名,便想来拜会一番,太尉如今在西域举足轻重,还望今后对他多多照拂。”

那高鼻凹目的大食国人单手抚胸,笑吟吟地道:“哈希姆.伊本.栽德.伊本.阿里.伊本.侯赛因.伊本.阿里.伊本.艾比.塔利卜见过太尉大人,我自到西域,就听说过太尉大人的名声,得知崔大郎兄弟与太尉大人是素识,这才让他带我来拜见大人。”

他那一长串名字听得杨浩有点头晕,只记住一个哈希姆,后面一长串名字都忘了,那大食商人想必早已知道自己的名字对东方人来说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又笑着接口道:“太尉大人叫我塔利卜就行了。”

杨浩松了口气,忙道:“塔利卜先生是远方来的朋友,又是大郎的旧识,既然到了银州,就是我尊贵的客人,不需要拘束,请坐,请坐。”

杨浩在主位坐了,崔大郎陪着塔利卜坐在左首,李一德在右首坐了,上上下下不断地打量他们。杨浩也在看这位塔利卜,塔利卜虽是长途跋涉而来,却是极为干净,身上一尘不染,他含笑坐在那儿,态度从容,神情飘逸,绝无半点市侩的铜臭气,似这样的人物,如果说是做生意的,做的也是极大的生意,小商人是没有这种气度的。

府上侍婢送上了香茗,杨浩请了茶,端起茶盏一边轻轻撇着茶叶,一边微笑着问道:“据我所知,朝廷灭南汉国后,已下了禁令,不允许大食国商人走陆路从西域往朝的,而是要求你们从海路通商,自广州来朝,而且这些年来西域不靖,往来经商确也危险,塔利卜先生为什么还要不辞辛苦地自西域过来呢?”

塔利卜欠了欠身子,说道:“太尉大人明鉴,宋国朝廷要求我们从海路来朝,都是为了我们大食商人的安危着想,这是好心,我们本该遵从。可是海上路途遥远,路上的损耗远远大于自陆路而来,再加上风浪、暴雨、海盗,都是我们的大敌,相形而言,从陆路过来虽说有些风险,比起海路的损耗还要小的多。所以我们还是愿意从陆路来与中原通商的。听大郎说,太尉大人重视工商,塔利卜非常希望以后我们的商队能够得到太尉大人的照拂。”

塔利卜姑且说说,杨浩也就姑且听听,其实两人都知道真正的理由当然不是那么简单,宋国禁止大食人从陆路来经商,是因为他们从西域来,那就既可以与宋国经商,也可以与契丹经商,宋国对契丹实行经济封锁,盐铁都重要物资都实行禁运,可要是西域商路畅通,那宋国想从经济上削弱契丹的目的就失败了。

而对西域来说,目前掌握在吐蕃、回纥和夏州李氏手中,他们的首领、头人也并非不知道商业的重要,对大食商人的到来基本还是持欢迎态度的,可是由于诸部族之间时常陷于战乱之中,各部族的军队一打起仗来就像土匪一般,烧杀抢掠什么都干,对这些富有的大食商人,那些乱兵只图眼前的小利,自然是不会放过的,于是赵匡胤一灭了南汉国,拥有了出海口,马上就以保护异国商人安全为由,下旨今后大食商人只能经由海道来朝。

杨浩也不说破,哈哈一笑道:“惭愧啊,西北族部众多,各有统属,本太尉可约束不得他们。”

塔利卜含笑道:“塔利卜只是一个商人,可是常年往来与波斯、天竺、大秦、高昌、龟兹、于阗、小食等国,大大小小的君主和统帅、执政官见过许多,自以为这双眼睛看人还是很准的。正因西域部族众多,常起纷争,所以民心思安呐,太尉得诸藩支持,揽诸部族民心,用中原的话来说,是占了天时、地利、人和,现在或许太尉还不能约束西域诸部,但是将来如果有人能成为整个西域的统治者,那非太尉莫属了。”

杨浩脸上微微变色,轻笑道:“塔利卜先生想必不明白我中土情形,本官是朝廷钦派西北的节度使,秉朝廷旨意行事,如果将来真能一统西域,那也是我朝皇帝陛下成为西域的统治者,杨某么,只是替天子牧守一方的臣子罢了,呵呵,不知者不罪,不知者不罪。不知塔利卜先生往来于西域,都做些什么生意,多久往来一次,一次能带多少货物,又想要本官帮些什么忙呢?”

塔利卜微微一窒,下意识地瞟了眼李一德,李一德已含笑起身,笑道:“太尉,下官想起还有些事情要办,先行退下。”

杨浩微微颔首,待李一德退出大厅,崔大郎便笑道:“太尉,那大食良马和盔甲,就是这位塔利卜先生携助我为太尉办到的,塔利卜先生只是一位商人,奔波往来,只为赚些银钱罢了,还望太尉能为他大开方便之门。”

杨浩讶然道:“原来本官的重骑兵是塔利卜先生帮忙操办的?多谢,多谢,塔利卜先生是以经营军械为主的么?”

塔利卜连忙摆手道:“不不不,那些战马和盔甲,是我以重金贿赂大秦帝国的一位执政官阁下,从他那儿买来的,我主要经营玉、珠、犀、乳香、琥珀、玛瑙器、镔铁兵器、斜合黑皮、褐黑丝、怕里呵、门得丝、硇砂、褐里丝,再购买中原的丝绸、瓷器、茶叶等物产运回大食,本来,我的商队是一年往来一次的,可是这条路并不宁静,为了安全,我现在只能集合尽可能多的商队,雇佣大批佣兵,每三年往返一次,而且不管同宋国做生意还是同契丹做生意,都要小心翼翼、遮遮掩掩,如果太尉大人能给些方便,那对塔利卜真是莫大的帮助了。”

他说的大秦国就是罗马帝国,当时中土以大秦称之。杨浩见他是帮自己筹措军械的人,那么就算崔大郎没有全部奉告,他对自己的底细必然也有相当程度的了解,有些事在他面前倒不必遮遮掩掩了,所以杨浩也未再向朝廷表忠心,而是仔细斟酌起来。

大食帝国手工业发达、国际贸易兴旺,而西北相对于中原本来就贫穷,多年的征战更是打穷了百姓,如果能与大食商人多多贸易,对西域来说显然是有着重大意义的,所以杨浩只略一思忖,便颔首道:“塔利卜先生如果想要我负责贵商团在整个西域的安全,实不相瞒,本官如今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不过给你些方便,让你方便和宋国、契丹的商人做生意,那倒不是很难。塔利卜先生可以在我银州城中设置商铺,以此为据点,向宋国和契丹贸易,能予你以关照的,本官一定不会拒绝。”

塔利卜大喜,连忙站起身来,抚胸施礼道:“您是一位开明的统治者,不只是塔利卜,西域所有的商人都会感激您的慷慨的。塔利卜此来,还带来了些礼物送给太尉大人,请您一定不要推辞。”

他击了三掌,厅外忽然娉娉婷婷走进四个金发美女来,个个赤着双足,穿着欲遮还露的薄纱衣衫,小蛮腰儿走起路来款款扭动,带着一种难言的诱惑,叫人心旌摇动,可是尽管体态十分的撩人,偏生看不到她们的模样,她们脸上都系着面纱,只露出一双妩媚娇娆的眼睛。

这四个性感妖娆的美女款款而入,足踝上系着的银铃发出悦耳动听的声音,一进厅来,阵阵香风扑面,杨浩不禁有些愕然,这时后面又有八个肥胖有力的阉奴,抬了四口箱子,进到厅中将箱盖打开,一时珠光宝气,霞光万道,眩人二目。

杨浩讶然道:“塔利卜先生,这是……”

塔利卜笑道:“这四位波斯舞娘和这四箱珍宝,是塔利卜送给太尉大人的礼物,请太尉大人一定笑纳。这四个舞娘是懂得汉话的,要侍候大人是不成问题的……”

崔大郎也帮腔道:“是啊,这是塔利卜兄弟的一番诚意,太尉大人就不要推辞了。”说着还向杨浩挤了挤眼睛。

杨浩知道,这是自己答应给予塔利卜方便的酬劳,酬劳当然不该只有这么一点,不过做为见面礼,却已是极为厚重了。他如今花钱如流水,这四箱珠宝如果变卖了,尤其是拿去汴梁通过千金一笑楼好生运作一番,卖个大价钱,也能供他挥霍一阵子。

至于那四个金发美人儿……,雪白的肌肤,金色的头发,妩媚的蓝色海洋般的眼睛,个个接近一米七八的个头儿,那高挑动人的身材……,杨浩还真没沾过金发碧眼的西洋美人儿,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这大洋马要是骑起来……

“咳咳,温柔乡是英雄冢,如今不知多少人看着我的一举一动,我可不能给人一个好色的印象,拒腐蚀,永不沾!”

心里头虽是这样想着,可他也知道这份见面礼无论如何都得收下,至于如何安排,那是以后的事了,眼下收下这份厚礼,这位大食豪商才会放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