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 迷雾(上)

第037章 迷雾(上)

女英做了一个梦,一个很荒唐的梦。

梦中,她正在御花园里欣赏着满苑春光,忽然一阵大风刮来,她就站到了一艘画舫上,那应该是秦淮风光吧,灯市昼,笑语欢声,是上元节?可是忽然间,波光鳞鳞之下,突然跃起一条大鱼,不见其头,就见船帆一般巨大的鱼尾一摆,就将画舫击得粉醉,下一刻她就出现在一张床榻之上。

帷幔低垂,兽香袅袅,然后一个精壮的男人分开纱帐,出现在她眼前,她努力地睁大眼睛,想看清这个男人的相貌,可是他胸部以上,似乎都隐在一团迷雾当中,怎么也看不清楚。

“啊!”地一声,女英突然醒了过来,只觉自己心跳如鼓,脸颊潮红,一双腴润修长地大腿还紧紧绞在一起,紧要处那种湿腻的感觉传来,顿时令她羞不可抑。一回头,看见旁边双手抱着脑袋,像一只青蛙似的睡得正香的雪儿,女英更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臊得她赶紧拉过被单,将自己羞红的脸蛋埋进了被底。

听着心口嗵嗵地急跳,女英咬住了樱唇,一声也不敢吭。近来修练那甚么幻影剑法,常有旖念绮思徘徊心头,可她虽年纪尚轻,却是一个孀居的妇人,本来心里就以此为耻,再加上师傅说过,幻影剑法就是幻生心魔,再以坚定的意志消灭心魔,在一生一灭间锤炼心志,所以总能将这心猿意马约束得住。

可是每日勤练不辍,这心魔越发的厉害了,尤其是昨夜,她无意中听到隔壁娃娃和妙妙在说私房话儿。昨夜下起了雨,雨虽不大,雨声晰沥也扰人声音,娃娃和妙妙不曾防备会被人听见,两人正为银州解围欢喜雀跃,在那儿聊天说话,不知不觉就聊到了杨浩,两个女人说起自己郎君如何强壮如何勇猛,总令她们丢盔卸甲,告饶不已,说到兴处,两个小妮子在隔厢羞笑打闹起来,不防却都被她听在耳中,当时面红耳赤,不提防听了人家闺房情趣之事,竟然绮思入梦,真是羞死人了。

隔壁一声惊呼:“怎么会这样?老爷真的中伏了?”

这一声惊呼入耳,女英霍地掀开被单,侧耳听去。银州之围已解,但敌军消息尚未明朗前,银州城禁未解,冬儿如今负着城防重任,仍然坚守在城墙上,与兵士们共甘苦。李一德的信使冒雨赶来,半夜时分在城下叫门,被人用篓筐提上城去,将消息禀报了冬儿。

冬儿闻讯大惊,今日一早便与唐焰焰率轻骑赶赴前沿去了,穆青璇待天色已明,才赶来帅府把这个消息报知娃娃和妙妙,两人闻讯只惊得花容失色,女英在隔壁听见,也是惊得呆了:“不是打了胜仗了么?怎么突然之间反而中计被困,成了人家的笼中鸟?”

旁边花厅惊慌失措,语声一高,雪儿被吵醒了,张开小嘴刚刚哇地哭了一声,女英便急忙赶过去,将她抱了起来。这些日子都是她在照顾雪儿,小丫头对她极为亲昵,一见是她,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