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苏祖,苏祖,醒醒……”

似乎过了冗长的梦魇,耳边一个声音不断响起,朦朦胧中抬起头,略有恍惚的视线里,一个蓝色的身影在面前晃动。

“苏祖,快点起来,要上体育课了。”蓝色的身影似乎有些急躁,轻推了他一把。

他失去焦点的视线渐渐拉了回来,落在了眼前的人影上,顿时一下子愣住了。

站在面前的是一个圆脸的少年,皮肤有些黑,略有些焦黄的头发贴在脑门上,因为人长得有些胖,一身蓝色的校服也被撑得圆滚滚的。

有些陌生,又有些眼熟。

“彭……彭程?”他下意识地喊道。

少年豁然是他曾经的最要好的初中同学,记得最后一次见面还是他出事后的那年冬天,那时候的彭程已经发福挺着个大肚腩,听说了他的事后上门探望。

从头到尾两人也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是在走前默默的在他床边留了两千块,然后又带着老婆孩子去了外地。

就在这一瞬间,他才发现自己所处的环境,竟然是一间有些陈旧的教室里。

抬起头能看到两侧周围都是有些发灰的白色的墙面,上方天花板上吊着四根长轴荧光灯,正前方最上面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红色标语,标语下面是一块两米多长一米多宽的黑板,隐约还能看到没擦拭干净的粉笔字迹,黑板前面是一个半人高的棕色木讲台,依稀有几处斑驳掉了漆。

不算大的教室里密密麻麻的塞了几十张课桌和凳子,让本就局限的空间愈发的拥挤。

“这是我曾经的初中教室?!”他有点分不清此刻是梦境还是现实。

“苏祖,你睡糊涂了吧,赶紧去上体育课。”

圆脸少年推了他一把,看他清醒过来,拉着他从座位里站起,“别发呆了,今天是老敖的体育课,去晚了要受罚的。”

“体育课?老敖?”

他有些懵,这些字眼他听着很陌生,但似乎又有点印象。

啪嗒!

被圆脸少年一拉,他起身没有站稳,一不小心踢到了身下的长条木凳。那种一块厚实木板加四个脚的长条凳子,坚硬结实。脚踢到后身体一晃,微微打了个踉跄,下意识的手一撑桌面,又站稳了。

等等!

我是站起来了?

苏祖瞪大了眼睛,僵直着身体有一秒钟,才缓缓低下头,看到的是洗得有些褪色的蓝色校裤,和一双起了毛边的白色回力运动鞋。

记忆似乎很久远,蓝白色的校服只有两身,一直都是反复换着穿。

这双回力运动鞋还是刚上初中的时候,母亲买给他的礼物。他家在农村,在他工作之前,家庭条件一直也就温饱,初中第一年三百块的学费还是借的。那一年上了初中,母亲怕他再穿以前那种款式陈旧的绿色解放鞋会被同学笑话,在茶场采了两天茶,才给他买的。

他中学的几年一直都保护得特别好,因为是运动鞋是白色,每次洗完晾晒都用白纸铺在上面,就怕鞋面变黄了。

关于鞋子的记忆只是一闪而过,他的注意力很快的留在了双腿上。

两只脚稳稳当当地站在地上,完全不是那段最后黑暗的记忆里,无论如何用力、外部刺激都毫无知觉。

在那一段噩梦痛苦的记忆,整整三年挣扎在病床和轮椅之上,那样巨大的痛苦和绝望,再也没有比一个健康的身体来得重要。

无数个叹息挣扎的夜晚,下半身永久瘫痪,如果没有失去过,谁又能明白那种感受?

而此时此刻,即便不用看,他也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双腿又回来了,可以轻松的弓起脚背,活动着脚趾,甚至稍微一使劲,大腿小腿上的每一条肌肉都能够紧紧的崩了起来,无比的自然。

看着周围陌生又熟悉的环境,感受着身体里传来的蓬勃活力和似乎无穷无尽的精力,他站在原地,突然咧着嘴笑了起来。

“我回来了,回到十五岁读初三的那年。”

穿越?重生?

在人生最艰难的那段日子里,他为了麻醉自己,逃避现实,看过很多网文小说电影电视,其中有不少讲的是重生回到过去的,而现在真的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你吃错药了啊,苏祖,傻笑个什么劲,赶紧走啦!”

站在一旁的圆脸少年看着自己的这个死党,傻傻的站在原地傻笑,不时的摸了摸大腿小腿,在那里蹦蹦跳跳,表情简直有些无语。

“算了,懒得管你。”

彭程摇了摇头,扭着微胖的身体,快步钻出了教室。

苏祖回过神来时,发现教室里已经空无一人,下意识地跟着走出了教室。

教室外的阳光明晃晃的耀得人眼花,长长的花圃,粗粝斑驳的水泥过道。

苏祖站在花圃旁的林荫树下,天空湛蓝得发亮,偏斜的日光照射在远近建筑物和各种草木上,旁边的过道上,不时有三三两两打打闹闹的少年少女。

这是我的中学,阳信中学。

铃铃铃——

一阵急促的电铃声响起,原本还慢悠悠在外面晃的学生,和被捻着归巢的鸭子似的朝各自的教室里钻。

“体育课么?”

电铃声响后的几分钟,苏祖才想起方才彭程念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