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魔月宫

突然李南池一怔,像是想到了什么,将脖子上的吊坠和黑色令牌都拿了出来,指着令牌上的人说道:“我梦中的人就是她。”

听了李南池的话,左丘郢微微惊讶,将目光也放在令牌上,再次问道:“你确定?”

李南池点头,目光看向那小小的吊坠,吊坠里那小小的人的五官很精致,让她想起了女灵,如果这吊坠能大些就好了,她就可以确认了。

总感觉事情朝着一个不可思议的方向发展,仿佛有一双大手在推动着这一切,身在其中的人都身不由己地跟随着别人的意念而挥动着利器。

李南池下床走到角落里,将那咸菜坛子抱起放在桌子上,又道:“这便是我与那个世界唯一的联系了。”

左丘郢走到桌前坐下,看着摊子上那复杂的图案,莫名感觉有点眼熟,他也就说了:“这东西,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李南池一听立刻来了精神,坐到另一边赶紧催促道:“你赶紧好好想想实在什么地方见过的。”

左丘郢摇了摇头,解释道:“应该是随便瞄一眼的东西,印象不深,暂时想不起来,也许下次遇到同时见过的东西会想起来。”

随即话锋一转问道:“你若真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那陈允风夫妇真的是你的父母吗,难道他们也是从那个世界来的。”

李南池双手垫着下巴,趴在桌上,情绪有些低落,捋着回忆说道:“我感觉他们是,在那个世界,他们分别叫做李望和罗晓薇。”

而后李南池想着陈允风夫妇的各种,又有些不确定的补充道:“好像又不完全像。”

她自己都有些被搞蒙了。

隔着桌子将李南池的手拉出来攥在手里,仿佛有一种哪怕隔着千山万水,他们也可以找到对方的心悸,这一刻仿佛又一根无形的线将他们紧紧地绑在一起。

李南池现在所想的是:有一个可以和你共同进退的人真好,哪怕前方有再大的风雨,她的身边只要有这个人,她都不怕。

左丘郢则想:幸好她来了,这个世界的他才不用只知道战斗,最后孤独一辈子。

“不管经历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的身边。”左丘郢如是道。

李南池笑了,很甜,应声道:“好呀。”而后故意打趣道:“我在这里举目无亲的,可没有娘家回,你可不能欺负我哦。”

左丘郢也笑了,凌厉不再,瞬间整个人都柔和了,说道:“夫家安好,不必依靠娘家。”

两手相握,隔着一张桌子,两人相视而笑,门口照进来的阳光给两人的身上镀上一层暖暖的金色。

下午的时候李南池带着左丘郢参观了自己的空间,走在绿茵茵的草地上柔软舒适,河里有打滚的怪鱼,两棵果树枝繁叶茂,宁静里只有你和我。

这一刻两人的心渐渐沉淀,好像触摸了一种了悟的境界。

两人各自坐在草地上修炼,这空间里没有黑夜,所以时间的流淌有点不平衡。

不断有灵气或空气进入到两人的身体里循环后,又回馈给了空间,如此反复循环,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