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重生

陆婉清觉得浑身无力,眼皮子沉得根本睁不开,似乎有些像感冒了,她想翻个身从床头柜里拿几颗常备感冒药吃,但整个人就像是被什么束缚住了似得,动都不能动。

接着,她便觉得有一双小手在推自己,还在耳边不停的喊道:“姐,姐,你好些莫?起来喝了碗酸咸水再睡,喝了好发汗,发了汗感冒就好了。”

等等,什么东西?酸咸水?(酸咸菜,也就是现在家里自制的泡菜水)喝酸咸水发汗?陆婉清觉得自己产生了幻听,小时候家里穷,感个冒,生个病什么的,别说看医生了,连药都买不起,也就只能喝点儿酸咸水再蒙着被子睡一觉发汗来治这感冒了。

只是,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谁家感冒还喝那个?家家户户基本都备了常用的感冒药,再不济也会去诊所或者医院看一看,再拿些药回家吃就是了。

大约是人老了,所以就会经常想起小时候的事情,所以连做梦,都能梦到那些事儿呢。

“老二,你管她干什么,让她吃吃苦头也好,省得一天到晚的不叫人省心!”就在陆婉清心中感叹的时候,一个熟愁而又陌生的声音从外边儿传了进来,这,这不是妈妈的声音嘛?

这个梦真的挺真实的啊,她都闻到酸咸水的味道了,紧接着,陆婉清便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人扶了起来,唇边传来一道冰凉的触感,接着,酸酸咸咸的水就流进了自己的嘴里……

“咳,咳咳,咳…”这味道,真是简直了,酸咸的要了老命了,陆婉清被那味道呛得大咳不止,这感觉,怎么也不像是在做梦啊?实在是,真实得有点儿过头了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酸咸水起了作用,她勉强睁开了眼睛,抬眼便看到了面前的小小身影,顿时,她就被惊住了,这,这张小脸熟悉又陌生,这,这不是自己的二妹吗?

陆婉清以为自己早就忘了二妹小时的样子,现在看到这面黄饥瘦的小脸蛋儿,怔怔的出神,眼泪便不由自主的掉下来,能再见二妹可真的是太好了,如果这是梦,她宁愿再不醒来!

二妹自幼便聪明,书读的也好,成绩是她们姐弟四人当中最好的,只是,因为小时候家里的条件实在太困难,所以和她一样,初中毕业便不再读书,而是决定出去打工。

但是却遭到了爸爸的强烈反对,说起来,父女两人的性子都倔得很,一个坚决要走,一个坚决不许,最后爸爸见实在劝不住二妹,便放出了狠话,叫她走出去就不要再进这个家门!

最后,二妹还是走了,这一走,还真就没有回来,刚开始更是连信都没有一封,直到她结婚的时候,才给家里写了一封信,那个时候,双方才有了联系,只是她一直没回来。

再后来,二妹生下一个女儿,当那个孩子两三岁的时候,带着那孩子回来过一次,不过她仍没有回家,只是到了她家住了几天,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