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大风将起

白鹤山天宫院。

窦轨刚停在竹屋前,门就自动开了。

“客自远方来,身心劳苦,请进来吃杯茶吧。”

里面传来了一个沉稳的声音,窦轨虽心有疑惑,但还是抬脚踏进了竹屋。

屋内摆设简陋,一位着白衣道袍的中年男子盘腿坐于床榻,此人,就是以相术风水扬名天下的袁天罡。

袁天罡睁开双眼,伸手招呼:“大郎请坐。”

窦轨扫视屋中一眼,在屋中央地面的蒲团上跪坐下,对袁天罡拱手道:“见过道长,今日前来,还请道长为某相看,问问前程。”

袁天罡认真地打量了窦轨一番,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掐指一算,乾坤便在心中,他低沉而又浑厚的声音响起:“苍穹碎裂,日月无光。

“大风将起,四海沸腾,山河倾覆,乱世逐鹿。

“大郎前额饱满,蕴藏富贵,下巴浑圆厚实,右侧凸隆,明洁光亮,乃是功绩之所。

“不出两年,乱世之中识得明主,必定在梁州、益州大树功业。”

窦轨大喜:“若真如道长所言,他日功业能成,我定不忘您指点过我的大恩大德。”

“大郎且去吧。”

袁天罡闭上双眼,已是逐客之意。

“嘭。”

窦轨站起来正欲离开,屋中突然一声巨响,惊住了他。

他循声望去,却是一只活物用四肢紧紧缠住一个竹夹膝,从床上滚落下来,撞到了一旁的柜子,发出沉闷的响声。

这只活物大部分的毛发是金色的,腹部和四肢有一部分毛发为白色,窦轨刚好看到的是它的侧面,耳朵直立,尖尖的,尾巴像是狐狸的尾巴。

而它环抱的竹夹膝是用竹篾编成的圆柱形物,中空,四周有竹编网眼,供人取凉。

但这个竹夹膝却与普通人家的不太一样,此物中空部位里面还有两个小球,球面画着精美的图案,很是玲珑。

那只活物似乎是被里面的小球给吸引住了,死死地抱着竹夹膝,前爪透过网眼往里掏。但网眼太小,它始终抓不到小球。

掏了半天,小球挨着地面,离它的爪子甚远。

它停下动作看了一眼里面的小球,眼珠子一转,似乎明白了什么。

下一刻,它将竹夹膝竖立在怀中,两个小球立刻就滚落到了底部,触手可及。

它兴奋地摇了摇尾巴,将爪子伸进了网眼,虽碰触到小球,却拿不出来,它顿时就急了,抱着竹夹膝翻滚捣腾了起来。

“嘭。”

矮几掀翻了,茶杯茶壶碎了一地。

“铛。”

花瓶碎了,花枝断了。

“咚。”

砚台转动,墨水四溅,书籍散落...

其中一本书籍从它的爪子下飞出,朝着袁天罡袭去。

窦轨一惊,却见袁天罡淡定地伸出手,轻轻松松地接住了书籍。

“黄毛,过来。”袁天罡神情无奈,将书籍放在一旁。

黄毛?

窦轨再次看向了那只名叫“黄毛”的活物,此时它身上沾染了墨水,黑黄白相间,煞是...丑陋。当它听见袁天罡的呼唤,立刻就甩掉了怀里的竹夹膝,迈着小短腿奔向了袁天罡。

此时,窦轨才看到了它的正面,耳朵不是纯粹的尖,而是略圆,面容似狐狸。

窦轨在心里嘀咕:莫非这是只狐狸?可这只狐狸也太胖了些,腿也太短了些...

难道是被施了妖法的狐狸?

窦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