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归来

南疆连绵起伏的山脉中,有一个及其隐秘的山谷,常年被蛇虫鼠蚁包围着,想要进出这里还真的需要具备非常胆量,和非常本事的人才行,只是今天原本安静的山谷里面竟然发出了巨大的一声爆炸声,然后巨大的烟雾夹杂着火光直接卷席了整个山谷,竟然让原本安静干净的山谷上空形成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

盛唐村一间低矮的砖瓦房里面,一个小女孩双眼紧闭,如果不看那诡异的红色的脸颊,这个小女孩还真的像是睡着了一般,躺着火炕上面一动不动的,而与房间里面的安静相反的确实隔着一个门板距离的屋子外面,此刻正喧闹不止,因为外面正有一个小脚的老太太,正叉腰伸出枯瘦的手指,指着面前一对憨厚的中年男女叫骂指责着。

“你个生不出儿子的死婆娘,怎么,你家的那个小贱丫头,吓到了我家天宝,难道你想因为你家的贱丫头惹了事情,你们就不需要负责了啊,我跟你们讲,你们休想,贱丫头什么身份,能和天宝比吗,盛怀仁老娘今天跟你讲,你今天不给我说出个好歹来,老娘肯定送你去祖宗祠堂,除了你这个不敬祖宗的忤逆子。”

“阿娘,小羽不是故意要吓天宝的,那孩子······”一个温柔却有点沙哑的声音有点卑微的开口,好似要讨饶求情一般,只是她的声音才发出来,就被刚刚那个尖锐的声音给打断了。

“闭嘴,你个死婆娘,你生出来的丫头,你肯定帮着死丫头说话的啊,我可怜的天宝都被吓的现在还浑身颤抖呢,天可怜的,你们这对狠心的叔婶竟然还在这里说着昧良心的话,你们就不怕天打雷劈啊。”

盛羽被外面的吵闹声惊醒过来,只感觉自己的脑壳和身体到处都痛,她如何都没有想到,人都死了竟然还能感觉到痛,开来做鬼也不如传说中的那般神奇恐怖啊,原本还想着自己因为爆炸后身死竟然还如此痛苦难过,早知道死都不能摆脱痛苦,她又何苦来哉啊。

额,外面竟然传来她思念了十几年的声音,额,盛羽原本痛苦的表情一点点退去,缓慢的变成笑容,笑容也一点点随着外面传来的叫骂声,不断的在她的脸上扩大开来,然后盛羽完全没有在顾忌自己的身体,依然绝然的从炕上起来,只是当她的手触及到身上盖着的补丁被褥时。

盛羽整个人都愣怔了,她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为何这个被子有点眼熟呢,粟米愣愣几乎忽视了外面的声音,她机械的抬眼打量周围,这个房间,这个炕,这个破败的能看到里面衣服的柜子,怎么就如此像他思念了十多年的养父母的家呢。

盛羽不是很相信的掐了自己一些,是梦境吧,先是听到熟悉的叫骂声,然后是看到熟悉的东西,看来自己是真的过于思念了啊,养父母都因为自己的关系好似没有得到好的结果啊,嘶,手臂上面传来自己用力掐后的疼痛,外面出来“阿娘,小羽不是故意要吓天宝的,那孩子······”

盛羽整个人就好似被人点了穴位一般,僵立在当场,自己听到了什么,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