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师兄……师兄!”何向晚终于惊醒,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厢易沉扶住她,给她垫了一个枕头。“晚晚,正在找了,你的师兄弟都在找。”

“三十里坡西面,是我二师兄妹妹安葬的地方,若是找到了,就将他安葬在那里吧……”何向晚痛苦的闭上眼:“我师兄就像是我的亲哥哥,我六岁来到这里,他就哄着我,护着我,如兄如父。你知道吗,他就是当时气疯了,也没想害我的,我感觉得到,他的手在抖,抖得很厉害。”

“我知。”厢易沉把被子给她往上拉了拉,掖好。

“山火怎么样?”何向晚问

“没有山火,你师兄他选好了位置的,火药爆炸之后,立马就有石头滚落下来,隔绝了火和外面的草。”厢易沉略微沉吟:“馆寒兄……真的是一个特别令人佩服的人。他或许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让外人拿走来兮山的东西,应该很早就策划好了,等他开了禁地拿走秘籍,就趁着宝藏没被清走,就把它们炸毁在里面。”

“师兄之前在给我写信让我去取湘妃泪的信里说过,来兮山的东西,外人休想碰一丝一毫。如今想来,师兄当时大约觉得有愧于我,单方面向我做了保证。”何向晚苦笑一下,她的师兄,只是想要为他妹妹报仇,并且执着了十一年,又哪里想过害其他人呢。他明明是那么温柔,那么有耐心的人,连重话都舍不得对师兄师妹们说一句的。

何向晚突然想到了馆寒托付到她手里的卷轴,连忙四处翻找。

“给。”厢易沉递给她,“留着做个纪念吧。”

何向晚看着他:“有古怪!”

“什么……”

“卷轴,有古怪。若是师兄真的没有发现什么,怎么会一直拿着这个卷轴?他一定是察觉了什么,怕卷轴落入他人之手才不肯放开的。”何向晚重新打开卷轴,仔仔细细的看了。并没有看出什么古怪,递给厢易沉。

厢易沉仔细看了画面,并未有异常,刚把画卷起来,突然发现,裱画的木轴太轻了:“晚晚,这木棍是空心的。”说着,他小心翼翼的把木轴抽出来。果然,在被画挡住的地方,有一道不甚明显的接口。

何向晚结果木棍,打开,里面藏着一张卷的十分精细的羊皮纸。打开来,居然是一幅地图。

“看来宝藏是真的存在的。”何向晚轻轻在羊皮纸上摸了一把,苦笑:“就因为这个东西,他们就利用我师兄的仇恨,害他因此殒命。传说中的秘籍,怕是他们为了利用我师兄杜撰出来的吧!”

说着,言语间是浓浓的恨意。她抬手点燃了油灯,将羊皮纸直接放在上面,看着它一点点化为灰烬:“宝藏吗?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来争!谁来抢!”

厢易沉至始至终看着她,没有说话。只是心里默默的说,晚晚,与江湖勾结之人,我一定会替你查出来,报仇雪恨。

何向晚将那灰烬从窗户处往外一扬,那动作,那表情,就像扬的是仇人的骨灰一样。“可惜,师兄没有交代,怨柳背后究竟是谁,不然,这仇,我就一并报了。”

“晚晚,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