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何向晚和厢易沉错过了一场战斗,竹垣阮琅一行人把坞禇一干人等制服之后忙忙碌碌了一天一夜(摆酒席,庆功宴。)直到第二天破晓,一群人从醉意中醒过来,才想起来他们好像丢了两个人。

“竹垣阮琅,我......本王一定要把你俩送回两位老大人身边!”厢易沉一边威胁,一边背着何向晚下山。这俩小子,干的唯一一件令他舒心的事情就是忘了带一副担架或者抬一顶轿子上来,如此,他才能有理由背着何向晚走。

不过好在,坞禇一行已经被秘密押解回去,他们可以慢慢行,看一路风景。

何向晚感觉心中的气稍稍松了两分,却总是有些放不下:“我们明日就启程回去吧!”

厢易沉皱皱眉:“你脚上的伤还没有好,多修养两日不好吗?”

何向晚也不知为什么自己就是一心想要回去,非常迫切。大概是有些想家她宽慰自己:“还有一个月就要到中秋了,总不能在外面露宿。我师妹还跟我约好了要来找我玩呢。”

“老大媳妇儿,你不会是摔傻了吧?一个多月呢,我们的马匹日行千里,夜行八百,顶多半月也就到了,何苦赶得这么着急!”竹垣面部表情十分夸张。为了帮折梅郎创造独处机会,他也是绞尽脑汁。

“可是......”何向晚叹了口气:“我总觉得心有不安,该赶快回去的。”

“也好,就依你,今日修整一下,明日启程。”厢易沉道。

将何向晚送回驿站,竹垣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折梅郎,厢易沉,摄政王殿下!你是不是傻,我想法子让你们俩在路上多待一些时日,朝夕相处,水到渠成,瓜熟蒂落,多好的计策啊,你还愁到时候她不肯嫁给你?你还应了她,快快的回去,你的脑子被什么给吃了吗?”

“你不了解她。”厢易沉道:“晚晚是最爱山水江湖的,若真的无事,她定然巴不得多逗留一些时日,如今急匆匆要走,怕是真的心有不安。还是快一些去才好。”

“你俩又不是救世的圣人,哪里有事都要你们来管,神仙庙里许愿也还有灵验的有不灵验的呢,京城里的事,就让京城里的人忙去,天下那么多人,可着你俩使唤,忙得回来吗。”竹垣漫不经心地说,这俩人,有的没的担子都往自己身上揽,忙的过来才怪。

阮琅也点点头:“他们二人,都一样脾性,恨不能把自己累死才好。还真有一副夫妻相。”

“你们懂什么?”厢易沉道:“说不定明年她就要在我们三雅居过中秋了,要是耽搁了她最后一个在娘家过的中秋,你们赔的起吗?”厢易沉言语间满是理直气壮,胸有成竹。

“你就扯开话题吧!”竹垣拍拍他的肩。

阮琅接了一句:“也不知是谁给你的勇气。”

“对了,我见你准备了不少烟花和许愿灯,是给何向晚准备的?”竹垣想起那满院子的烟花,问道。

“本来是,不过用不上了。”厢易沉说。

“哦?”

“本是为她生辰准备的,不过昨日已经过了。”厢易沉将他如何在山崖地下为何向晚庆生细细道来。

竹垣一听,大为叹息:“折梅郎,你糊涂啊!这第一次生辰你就起步那么高,日后的生辰,你还怎么发挥,你呀,开了个精彩绝伦的头,下半辈子你就忙着想好点子吧!”

厢易沉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