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序

作为当今天子也就是大汉皇帝的叔叔,同时又挂着左将军豫州牧的头衔,刘备刘玄德在这风云变幻的乱世当中自然也算得上是一方人物。

可老天爷好像对他有意见似的,大半辈子都已经过去,眼看奔着五张走的人了,刘备却还是没有一儿半女的。

尤其是在和他的死对头曹家当家掌柜曹老板这一对比,就更加明显了。

看人家多能生,就算被老曹自己玩死了大儿子,往下数仍然还有四五个带把的,着实是让刘备眼馋不已。

可光眼馋又有什么用呢,该是没有就是没有。

一开始的时候吧,刘备倒也没有太着急,毕竟男子汉大丈夫,建功立业天下驰骋,心里总不可能想的是儿女情长吧。

然而不急不急,一晃眼四十载过去了,仍然没有个瓜熟落地,刘备再不着急可就晚了,真要是有什么意外,到时候恐怕想急都没有机会喽。

可光着急又有什么用,这种事毕竟不是一个人的问题,总不能让刘备自己挺个大肚子生儿子吧。

不过老天爷还算是照顾这位大汉的皇叔,在建安十一年的时候,甘夫人的肚子可算是争气了一回。

刘备还特意多次找人确认过,这次十有八九应当就是他朝思暮想的男孩,而且来者都是荆州地界内名声不错的几位产婆医者,当是不会走眼。

如此更是喜上加喜了,等了这么多年,每次都是眼馋别人的,刘备心里哪能不可能有个宝贝儿子。

就说自己那位都快老掉牙的皇兄,刘表刘景升,不也是前些年又搞出了个小儿子,还疼爱的不得了。

每次看到他们父子俩相亲相爱的样子,刘备只能喝酒掩饰自己牙都快酸掉的现实。

不过这回好了,眼看着生产的日子一点点临近,刘备心里越是高兴就越是紧张,越是紧张却也同样越是高兴。

连带着整个新野太守府上上下下都变得和往常不太一样了……

其实不光是刘备,同时还有跟着他这么多年的老兄弟老部下们,心中也都盼望着小主公能够早日的降生。

上到刘备的两位义弟关羽张飞,下到跟着混饭吃的糜芳等人,都迫切的希望刘备后继有人,大家也都能安心许多。

所以在今日甘夫人突感不适,明显是将要临盆的状况,刘备所有的下属,除了在外面有事实在赶不回来的,剩下的可全都扎堆在这小小的新野太守府里面了……

平时议事的时候人不见人,感觉自己手底下好像就三瓜俩枣而已,直到今天刘备才看清,原来自己还有这么多属下啊。

不过刘备有些纳闷,今天明明是自己的夫人临盆,为什么这么多人来凑热闹呢,这里面好像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

不带刘备多想,从内院传出来的一声声痛苦的喊叫便打断了他的思绪,内心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这年头,生个孩子跟简直就是生死之间的徘徊。

管你是千年世家还是平头百姓,女子临盆生产方面都是一个情况,每年死在这时候的女子还少吗,刘备怎么可能一点都不担心,更何况这要是出问题可不止一个人呢……

揪心的时刻总是过的缓慢,一刻钟两刻钟,在刘备这里就是一个时辰两个时辰的感觉。

明明没过去多久,可他悬着的心却越提越高,眼看着就要冒到嗓子眼的时候。

“生了!夫人生了!”

稳婆这突然一嗓子又给刘备拍了回去。

“生了?”

“男娃女娃?”

“小主公长什么样?”

一瞬间这太守府内宅是嘈嘈杂杂,一大堆人七嘴八舌,这时候哪有半点文人儒雅武将威严,大家心里都想要早点知道内中情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