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之逃命来上海

“人间全家对你那么好,你们全学校,咱们全村,谁不知道你们肯定是要结婚的!”

“再说了,你大哥结婚,人家帮咱们家那么多,你出去打什么工,直接嫁给人家不就可以了!”

“这就是你的命,这就是你的命,这就是你的命!”

白倩猛然惊醒的时候,耳边似乎还徘徊着临别之时,父母兄长好似诅咒一般的话语在耳边声声不绝的响着。白倩满头的汗水,不知道是因为进入南方城市的气温变化,还是因为刚才睡梦中那一声声的命运。

艰难的站起身,牛仔裤好像已经快要和身下座椅粘到一起,从银川到上海,中途因为道路问题晚点,到现在已经坐了30个小时的火车。昨夜一夜没睡,白天却迷迷糊糊的睡了不知道多久。好在身边四周都是同校出来的同学。白倩浑身有一种黏糊不清的感觉,难受的厉害。

活动了酸麻的手脚,白倩才转头问同学:“到上海了吗?”

“刚过了南京,现在在无锡,还有好几个小时才能到上海呢,这一站要停挺长时间的,你要是觉得闷就出去站台上站一站!”几个同学不知道从哪里弄了扑克牌在玩,看见白倩起身,刚好可以把位置让出来,好让其他人可以更好的玩牌。

坐了那么久的火车,白倩确实觉得难受,随手脱下身上的外套,白倩只穿着单薄的t恤下了火车。无锡已经算是南方城市,气氛湿润,气温也比较高,不似在宁夏时候那样的干燥,虽然已经是9月,但是南方城市还燥热的很,白倩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秋老虎。

白倩和火车上的同学大多数从宁夏一所中专学校来的上海,上海的一所电子厂来宁夏招学生,很多中专即将毕业的同学,都会选择来长江三角洲附近打工。白倩同一批来了将近两百人,是由工厂统一安排的车。

虽然还困在火车站的站台,但是白倩已经感觉到和宁夏完全不一样的风貌,这里的空气似乎没有宁夏那么干燥。虽然确实比在宁夏是燥热很多,但是白倩喜欢这里的滋润。好像自由就真的快要来了。

只是接下来出现在白倩面前的身影,打坏了白倩所有的好心情“小老婆,睡醒啦!”

白倩总觉得有赵凯旋在的地方,自己就不可能真的得到自由,偏偏白倩又不知道该怎么摆脱赵凯旋。接过赵凯旋递过来的饮料,白倩眼神不去看赵凯旋,好在赵凯旋也一直在忙着打电话。根本顾不上白倩的了冷漠。

“小老婆,等到了上海,你需要什么东西,我去帮你买!”赵凯旋终于打完电话,才转过头来,白倩一如既往的热情。

白倩从来不否认赵凯旋真的对自己很好,但是也知道赵凯旋的好,是一种负担,白倩只能对赵凯旋道:“到了再说吧,现在都不知道情况怎么样呢!”

没说上几句话,站台上的乘务人员,已经提醒大家火车快开了,催促在站台上休息的人赶快上火车。白倩和赵凯旋上车以后,没有直接回座位,白倩头靠着车门,火车缓缓的动了起来,在白倩的对面,国家新研发的动车高铁那样崭新,和白倩乘坐的绿皮火车成了对比!

赵凯旋看着白倩好像很累的样子道:“你不舒服吗?”

白倩甚至不愿意睁开眼睛,也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赵凯旋,白倩离开宁夏的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逃离赵凯旋。

白倩清楚的记得,自己那天和父母说要来上海打工的时候,父母是怎样的反对,最后还是赵凯旋告诉自己父母,说他也要来上海见识见识,两家父母才同意赵凯旋和白倩一起来上海打工。

绿皮火车很多人会在车厢交界处抽烟,白倩站的地方正是所有人抽烟的地方。赵凯旋知道白倩一向不喜欢烟味,看见有人过来打算抽烟,立刻道:“大哥,我对象身体不舒服,能不能麻烦您别在这边抽烟!”赵凯旋从口袋里摸出一包很好的香烟,一根的价格,比对方手里一包的假根还贵,对方拿了赵凯旋的好烟,自然也给个面子。

赵凯旋所做的一切,白倩不能说不感动,从小到大,赵凯旋是对自己最好的人,比父母兄长都好。白倩不是没有劝过自己,也许早该放弃,也许早该认命,但是越是劝自己,白倩就越不心甘。

所以当白倩知道可以有一个机会逃离宁夏的时候,白倩才会那么渴望。赵凯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